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美食 > 情缘——别把后妈当妈

情缘——别把后妈当妈

时间:2019-01-17来源:一朝一夕谈感情浏览次数:7470次

嫁给陆北川之前,我不时有个坚决的信念,那就是,女人千万别给女孩当后妈。

同理,男人也绝不要给男孩当继父。

这么说,绝对有据可依。

其实,关于同性相斥这个道理也适用于亲情当中。

普通来说,男孩跟母亲比较亲,由于父子同为男人,性格同样刚硬,两人在一同难免会有硬碰硬的觉得,自然相互抵触,所以常常很多父子都气场不合。

而女孩多数恋父,由于女孩天生懦弱,需求父亲给她安全感。

要不怎样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呢?可是当爱情来了,再多的明智都化为了泡影。

我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给陆北川的女儿当后妈。

进门之前,我就做好了被打击的心理准备。

继母与继女是天敌,其敌对态度不亚于婆媳关系我是深知的。

新婚第三天,我晾在阳台上的宝蓝色真丝睡衣就多了几个洞。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睡衣,心疼得我差点哭了。

回头看到陆雨萌一脸同病相怜的笑,不用猜,这么幼稚的伎俩肯定出自这丫头无疑。

我分明这样的事情不能跟陆北川说,男人最厌恶打小报告的女人,特别控诉的还是他的宝贝女儿,而且这样会愈加恶化我和陆雨萌之间一开端就一触即发的关系。

我只能忍了。

另外,我一向自以为还不错的厨艺被陆雨萌同窗批判得体无完肤,她常常吃了几口就摔了筷子,去一边吃泡面或是零食。

这让陆北川十分心疼,赶紧跑去厨房重新为宝贝女儿做饭。

看着她老爸为她忙前忙后,她一脸胜利的笑容,“真不明白我爸爸怎样会娶了你,无才无貌没气质,连饭都做不好,除了年轻点还有什么优点呢?他可真够没眼光的了。

”有一段时间我的皮肤不知道怎样忽然红肿起来,而且还起了不少疙瘩,又痛又痒。

陆北川带我去医院皮肤科看医生。

医生说是化装品过敏,让我暂停运用目前的护肤品和化装品,还给我开了药,内服外用。

我多年来不时用同一品牌的护肤品和化装品,历来没问题,怎样会忽然之间过敏了呢?当天回到家里,陆雨萌面对我惨不忍睹的脸似乎有几分躲闪,眼神里似乎有愧疚不安。

我豁然开朗。

我回到卧室,逐一检查我的护肤品。

在认真闻化装水的时分,我察觉了异常的气息,然后我拿起清洗指甲油的卸妆水闻了一下,终于确认,化装水的异味恰恰来自这瓶明显少了一半的指甲油卸妆水。

夜晚,我悄然拿着指甲油卸妆水和化装水来到陆雨萌的房间。

我敲了几下门,听到她不耐烦地说,“干嘛呀?我要睡覺了。

”我说:“萌萌你帮我看个东西吧。

”她在里面问:“什么东西?”我说:“指甲油卸妆水。

”她不做声了。

过了一会儿,门翻开了。

我走进屋,扬了扬手里的两瓶水,“貌似我的指甲卸妆水只用了一点点, 你说它怎样少了这么多呢?”她扬着脖子反问,“我怎样知道?”我笑了,“你说,它们会不会跑到我的化装水里去呢?要不,我让你爸爸陪我去化验一下,看看这瓶化装水里面是不是多了什么?”她咬了咬嘴唇,“你要挟我?”她惧怕了,她分明她老爸的为人,固然疼她,但是准绳性极强,假如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不会轻饶她。

我收敛笑容,“丫头,你放心吧,我没那么小人,这件事就当它没发作过,你老爸绝对不会知道的。

但是希望你以后磊落点。

好啦,晚安吧。

”我挥了下手,转身离去。

她似乎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

接下来的几天,陆雨萌见我每天戴着墨镜口罩上下班,好像公开工作者普通,特别是我和她老爸看待她的态度一切如常,她脸上有了些许不忍,人也变乖了不少。

一天,她放学回来之后,趁着她爸没回来,磨磨蹭蹭来到厨房,把一管药膏放在水槽边上,眼睛看着别处说:“那个,我同窗她妈是美容医生,这是我跟她要的,听说效果很好的,我没想到你皮肤这么脆弱,我,只是看不惯你,想要小小地经验你一下,没想到……”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没想到把你的脸搞成这样了。

”我笑了,“谢啦,不过没关系,我这张脸啊,破相就等于整容了你说是不是?再说,脸难看心灵美不就行了?”她低下头,“对不起,我知道女人最看重的就是脸,我这次的确有点过火。

”我说:“行啦,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又不是硫酸,我都不担忧,你担忧个什么劲儿?”她笑了,“其实,你也不是那么厌恶。

”我说,“我对你的见地也一样。

”陆雨萌的班主任教员给我们打电话,说她最近跟同班的一个男生走得很近,有早恋的迹象,教员让家长多盯着点儿,马上就要中考了,不能让孩子分心耽搁了学习,影响了考试。

陆北川觉得这种事当父亲的不好跟女儿启齿,于是让我跟她谈谈。

我只能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

周末,陆雨萌难得有半天休息日。

我带她逛街,给她买了不少东西。

然后带她去吃饭。

我说:“等一下我们去看电影吧。

”她点头说好。

然后我不经意地问她:“听说,你和一个男生关系不错?”她停下筷子,警惕地问:“谁跟你说的?”我笑容,“我怎样知道的没那么重要吧?”她放下筷子,“你是来当说客的?今天对我这么好,就是为了劝我离他远点儿?我可不想听你们那些老生常谈的道理。

真不明白教员和家长们怎样就这么风声鹤唳呢。

”我托着腮说:“谁说我要劝你改邪归正回头是岸啦?我是那么按常理出牌的人吗?”她狐疑肠看着我,“那你什么意义?”我说:“约他一同来看电影吧,我想看看那小子能配得上我闺女不?”她看了我一会儿,见我不是开玩笑,扬了扬眉毛说:“我陆雨萌是谁啊,你以为我会像我老爸那么没品位?”我狠狠地给了她一个白眼。

男生果真被约来了,高挑个子,贼眉鼠眼,而且听说成果很不错,不时名列年级前五。

看来这小丫头眼光的确不错。

一场电影看下来,我们仨曾经树立起了深沉的反动感情。

回去的路上,陆雨萌问我:“你说要是我老爸知道你这么阳奉阴违会怎样收拾你呢?”我眨着眼睛说:“我们彼此失密不就行了。

”她又问我:“你为什么这么开通呢?”我一边开车一边说:“由于我也青春过啊,很了解这种感受。

不瞒你说,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分也是情窦初开,跟一个男生有了朦胧的感情。

”“后来呢?”她追问。

我不动声色,“我天资不够,肉体有限,没法统筹学习和爱情,成果下滑,后来他考上了重点高中,又上了重点大学。

而我,只上了普通高中和三流大学。

然后就成为了今天你眼中无才无貌的平凡女子。

如你所想,我和他曾经不般配了。

很多时分,爱情也要树立在条件相当的基础之上。

不是一切爱情都是那么地道的,几都有功利的成分。

”她咬了下嘴唇,“你还是在游说我离他远点。

”我摇头,“绝对没有这个意义。

只是想要通知你,你们往常是学生,学习才是高于一切的,爱情是次要的。

真正的爱情是让彼此进步,让彼此变得更好,而不是毁了自己和对方。

假如是那样,爱情会是多么不堪的东西啊。

你说对不对?”她点头,“有道理。

”“所以啊,”我接着说,“你们要携手共进,在成果上一决高低,争取考上最好的高中和大学,成就更好的未来。

要知道往常的竞争有多猛烈,没有个拿得出手的学历,基本不好找工作,生存都艰难,还谈什么爱情?有情饮水饱那是童话。

不是一切人都能够另辟蹊径走上胜利路的,大多数人还是要循规蹈矩走寻常路。

另外,没有教员会同意学生早恋,你们也要顾及教员和家长的感受,不要和教员对着干,尽量避免过多接触。

我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吗?”过了一会儿,她终于说:“我明白了。

”陆雨萌不负希冀,考上了重点高中。

而正如我预料的那样,她跟那个男生逐步淡了。

好像哪里有压榨哪里就有对立普通,感情亦如此,常常別人越是反对打击,当事人就越是觉得自己的感情悲喜交集弥足宝贵,值得具有。

反之,也就索然无味了。

特别是情窦初开的小男孩小女孩,更是如此。

我二十七岁华诞那天,她递了一个精巧的礼物盒给我,“林小慈华诞快乐。

”关于这个称谓,她老爸不时颇有微词,说她没大没小。

可她说:“那我叫她什么啊,她比我大不了几,我总不能叫她妈吧,何况我有妈的,我可不想有两个妈。

我要是叫她姐姐又差辈儿了,所以还是叫名字的好。

这样觉得更亲切。

”我也不介意她这么叫我。

看我们两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老爸也只能听之任之了。

她让我到卧室拆看礼物。

原来是一件黑色蕾丝睡衣,上面刺绣着花朵。

她说:“怎样样,还不错吧,穿上它多多诱惑我老爸哈。

”我拍了她脑袋一下,“小丫头思想怎样这么不纯真呢?”她笑,“得啦,这有什么啊,我这么大了,什么不懂呢。

你们赶快给我生个弟弟妹妹才是正事,不然以后我自己要养你们好几个老人呢,想累死我啊。

”说到底,后妈毕竟不是亲妈,没有血缘关系,必定彼此不可能密切无间。

做不到视如己出就不要勉强,当朋友相处最好,能够相安无事便是天下大同。

关键字: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责任编辑:
>> 热门搜索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