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养生 > 夏金桂与贾迎春门当户对的牺牲品,提醒女人怎样做才能被男人心疼

夏金桂与贾迎春门当户对的牺牲品,提醒女人怎样做才能被男人心疼

时间:2019-01-13来源:gegebaihui浏览次数:3277次

红楼梦中那些卿卿我我,都是文艺男女生的故事,真正能拿到生活中来,具有理想意义的男女夫妻关系,还得看夏金桂与贾迎春,这两个从不同原生家庭出来的女子,一位害人不成反而送了自己的性命,一位懦弱无能自己逼死了自己,均成了婚姻的牺牲品!是贾迎春嫁错了人,还是夏金桂太跋扈,都不是,是她们心中缺陷儿东西,让男人不愿意去心疼:夏金桂自小养尊处优,家中独女,容颜风流灵巧,若是与大观园中的女孩儿比,比晴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爱学习,换做往常叫做学渣霸王花,回到古代更有韦香儿的风范,不觉得自己是个女孩子,也没觉得男女之间有何不同,嫁到薛家,家母对其叮嘱“薛潘亦是个混霸王,不好管束”,很显然在这里曹雪芹对这两个人之间,能蒂结为连理,是由于这门婚事是真正“门当户对”的两霸婚姻;夏金桂刚进门儿,就先来给他一个下马威,趁着薛潘新婚时期的新颖劲儿;先给他一个习气,回家晚了跪,顶撞老婆跪;斜眼儿瞟其他女人就得享用冰屋冷炕;看着薛蟠不幸见儿的,薛姨娘要多心疼有多心疼!她就是一只河东狮,看待自己的男人,叫他往东,他就不得往西;问题是顶上用了吗?薛潘还不是光明正大依旧,夏金桂看着不行还是服了软儿,由于香菱身上柔情似水的风姿令她很妒忌,这位妾室夏金桂肚子里是一肚子的酸与火,外加羡慕嫉妒恨;貌似薛潘对她服服帖帖,实践还不是哄着她,骗着她;最终上了薛蟠的当,还的赔上自己带来的丫鬟,共享丈夫,以笼络其心,这自身就是一种愚笨的做法,这位被曹雪芹誉为红楼梦中比王熙凤还刁钻泼辣的河东狮,其实也是浪得虚名而已!要什么有什么的她缺什么,缺温情,缺神韵,把夫妻之间运营成了,上下级关系,对付薛蟠这种人,固然需求夹枪带棒的约束着,终归夫妻之间的真心与体恤也还是要有的,薛蟠曾经为柳湘莲与尤三姐的事儿哭,其实他不也是挺有心意的吗?夏金桂不懂男人的柔情,又怎能让自己的男人怜香惜玉的待自己好,心疼自己呢吗?夫妻之间需求相互激起对方的优点,是一种扬长避短的相互渗透,薛蟠亦可恨,夏金桂却是真的不懂事!贾迎春,在家里就是“二木头”,心性聪明,就是嘴笨,容貌俊俏,我从不犯人,人若犯我就忍,也不知道是被后妈,凌虐傻了,还是自己天性就不开化;就是这样一个人,看他爹给找的人家,当然也是“门当户对”,不看对方品德与自己姑娘品性,收了五千两银子的聘礼,就草率的把个人不论死活的往狼窝里送,贾迎春就似一只懦弱的羊,去了孙家万事以夫为首,夫让东她绝不往西,蜜月期间都是这样,想想这样一个女人,也甚是无趣,难免责骂一声,不幸的迎春也晓不得反驳一下,惯得孙绍祖王爷似得,一味地凑合,慢慢成为习气变成他的出气筒;贾迎春的不解风情与木讷,一味地纵容,使孙绍祖开端变本加厉,往家里带烟花巷女子,当着小妾的面欺负她,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当贾迎春认识到事情重要性时,想和谈夫妻之间应该尊重的问题时,曾经是晚了,孙绍祖嫌她什么?就是厌弃她没有女人味,呆板,越看越来气,沉思这五千两银子的聘金花的是真不值,把人打了还不让说,几忌讳丈人家的门脸,身上有伤怕回去了不好交代;这时分贾迎春才醒了,女人不应该这样活,死气白咧的要回娘家,决计是要快刀斩乱麻了,可是呢?刑夫人好不容易,把这白吃白喝连自己也维护不了的“二木头”给嫁进来了,这要不干了岂不是更嫁不进来,这辈子都成了她家拖油瓶,搞不好还得赔孙家礼金,说好听是劝劝,还是回去吧,事实上就是往死了逼迎春这刚有威严认识的念头,正需求有人帮一把时,却发现就是一个死胡同,人生曾经没有了转角,当然也不会再有爱对她招手;婚姻中需求的不是哪一方的牺牲,或哪一方的胜利,特别是女性需求的是怀着温情的心境与斗士的果敢,风情眼神与醉人的甜言,揪住他的心,你一放手他就感到心疼,离不开你,又抓不住你,有各自的私人空间,给男人绝对的自由,却不容他有纵容的理由,一切靠用心,把自己的心深深种在他心里,你的一举一动,一悲一喜,全在他的心上,生气时,想抬手跺脚的那一刻,感到疼的先是他自己,然后才是躲在他心中享用暖和的你,这样的女人,无论怎样的男人都会被俘虏的,男人不疼你,他还再去疼誰呢?

关键字:贾迎春,夏金桂,婚姻,情感,两性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责任编辑:
>> 热门搜索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