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知识 > 而这一刻,他嘴角边苦笑一声,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一般!

而这一刻,他嘴角边苦笑一声,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一般!

时间:2018-12-11来源:琛琛生活汇浏览次数:

整一个火山看起来似乎非常壮观的模样,而秦川站在原地都能够感觉到山峰之上的热量到底是有着多么高!而且其中所那一个矛似乎一直在接受着岩浆的洗礼!他还没有靠近山峰的同时,这里竟是有着一个人!而且活生生地将秦川给拦住了,这……“你是?”“我啊!你猜一下咯,猜中的话或许我可以给你奖励也说不定。

”“嗯?是吗?要是不不想猜呢?”“哦?你当真不想要猜?那么面临的怕是只有一个字:死!”在这一个人的面前,似乎随时随地都能够主宰着秦川的生死一样。

而秦川此时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这里又不是自己的地盘,等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可就得不偿失了,更有的是此时的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可不能够在这里就倒下去,不然他可就很是尴尬了。

“我猜啊!你是等我的那一个人。

”“回答倒是挺正确的,小子!可是你还没有答到一点,我是这一个矛的主人,就是那一副画面当中的人,是不是很厉害?”秦川苦笑一声,还真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随意的句话就说出自己很厉害!他还真没有见过哪一个很厉害的人说自己很厉害的?今天怕是见到了一个狂到不能够再狂的人。

“你还别不相信,想当年,我一人气吞万里如虎!连一个脸色都不改变的。

”“既然你如此牛逼的话?为什么还在这里。

”秦川听到这一句话之后,不禁嘲讽道。

这人似乎被秦川说道痛处一样,瞬间久不说话了,看起来也是一个逗比来着,为了缓解一下气氛,他不禁说起这一个矛需要如何取下来!总共有着两步,而这第一步,便是先过了这一个人这一关!秦川郁闷到了极点,早知道就拍几个马屁算了!当他第一眼看到这一个人的时候,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那么多的废话,而且每一句都是那么的不好听,要是说这一个人想要刁难一下他,那可就尴尬都不能够再尴尬了。

“哦?你是说必须从你这里过去?那怎么一个过法呢?”秦川再一次问道。

“矛啊?你可能没有听说过有一种术叫做矛术来着,而今天你所要做的莫不过是将我手里头的矛术给学会了,而且还要用我的矛术来击败我,不然你就面临着火山的火焰吧!哈哈哈,是不是这一个游戏特别的刺激。

”秦川哆嗦了一声,要是说此时的他进入这火焰当中,岂不是成了一个烤人来着!想想便是觉得恐怖。

他对于矛这一种武器,仅仅是听过而已,要说此时将其学会,那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秦川一直嘀咕着为什么不是刀剑呢?突然之间弄出一个矛出来,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臭小子!你在那里嘀咕什么呢?还不快点过来,你的时间不多了,外面似乎有人现了你,而且这一份山河图可不再原本的那一个洞穴。

”“哈?”秦川再一次懵了起来,之前那两个盗墓贼不是被其杀死了么?现在莫不成他们那边还有同伙,然后将这东西给收走了。

“要是说着气吞山河图损毁了会怎么样?”“连人带物,一并消失在这一个世界之上!”“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还有多少个考核?”“过了这一个矛,还有后面一个盾!而盾的后面我可就不知道了,对了,我忘记跟你说了,要是说过了全部的话,那么气吞山河图会自动销毁!也就代表着他们拿着这一个东西会*来着,更有的是你可以传送到地球上的任何一个位置。

”“哎哟!不错哦,还有这一种操作。

”秦川笑了笑,他这一次必然全部闯过,这可是一个莫大的机缘啊。

有多少人想要得到可谓得不得来着。

“你小子别开心了,现在的你要是过不了这里?说不定就要立刻离开这一个世界了?哦!不。

是立马跟阎王爷喝茶了,哈哈哈!”秦川再一次多少起来,这一个人怎么这样,说话总是笑里藏刀的,真不知道此人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来着。

随即下一秒钟的时间,秦川接到了一根棍子,看起来似乎与矛有着些许相似,只不过使起来非常的变扭,更是么有任何的招式而言。

而且眼前这一个人似乎非常记仇一样,可未曾向秦川透露任何的东西,两者在交手的时候,每每都是秦川挨着打,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才好,这一种痛苦真的是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诶诶!三招两式之后使矛倒是挺顺畅的嘛,可这是矛,不是枪!你只要明白突击刺,可不是劈砍之类的‘胡里花俏’!可是明白。

”“突击刺?”这三个字眼瞬间印入秦川的脑海当中,于此同时,他不禁后退了三两步!“等一下!”道。

此时的秦川似乎现了什么一样,瞬间将这一个矛拿了起来,看起来确实比刀枪小了很多,而且长度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长,而此时的他一直在怀疑着之前所看到的那一些画面是不是假的,按照现在如此情况,可不能够再使用那一招了。

这一种“突击刺”秦川不是没有学过,反而是相当的熟悉!在最为要命的时候使用出至强一矛,方可破除别人的盾!无论旁人的防御有多么的强悍,更是……“咱们!再来!”想到了这里,秦川的嘴角边扬起了一道诡异的弧度,他将矛攥在了左手,道。

说完,两者再一次交手!而这一次,看起来似乎是秦川吃亏一样,他一直用着手在阻挡着此人所彰显出来的矛攻击,可是让那一个人非常的不解。

“你这是何意?做出如何做法能够怎么的?莫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也没有那么一回事啦,辣鸡!哈哈哈。

”而在此时,秦川正巧捉住了他说话的那一个空隙,不解将一直没有出手的矛,瞬间击出!一个随意的动作已然来到了他的咽喉之前。

“可是服了,还是说?再来?”这一次,空气变得安静无比,秦川笑了笑,道。

“服了,服了,只不过我很好奇!你那一招是怎么挥出来给对方了。

”“我看到你最薄弱的一个地方,利用了这一个空隙,用最坚硬的东西取克制你最为薄弱的东西,就是如此之简单。

”秦川笑道。

而这一刻,他嘴角边苦笑一声,似乎领悟到了什么一般。

这场面逆转的非常之迅,以至于此时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

在一开始的时候他所占据的优势是非常之大的,而现在看来,场面的突然逆转,让其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真不知道用什么来诠释着眼前的一切。

“你现在被高兴的太早,那一个火山还在等着你呢!”秦川眉头稍稍皱紧,确实有着这么一回事!他可是明白方才的他有说过,用他的矛来攻击他这仅仅是第一步的完成而已,可没有说过第二步赢当如何去做。

下一秒的时间,秦川已然来到了火山口,看到了上面的长矛!看起来更是神圣无比,似乎里面拥有着什么恐怖力量一样,不禁让其陷入深深的沉思当中,可谓着实地想不明白。

“就这个模样去触摸么?不不不!”秦川一直嘀咕着,心里头犹豫不止,他可不明白接下来的情形应当如何处理,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似乎就要降落到他的头上一样。

周围的温度更是恐怖至极,仅仅是站着就能够感受到皮肤之间阵阵烧焦的疼痛,要不是秦川的皮肤强悍了些许,怕是现在的他已然融化了都。

“你要取下这一个矛,务必需要用你自己的手去触摸,更有的是要用一颗心去体会着其中的力量,不然可就‘玩火*’!”秦川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同时已然走了三两步,不到一会已然来到了这一个矛的跟前,轻轻呼出一口气之后,已然开始了他下一步的动作。

每每接近这一个东西的时候,就能够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温度,而且还在急剧升高,可不会给其一点反应的时间,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他此时明白继续在这里等下去,必然没有任何的效用,所要做的必然是将这一个矛给拉住了。

谁知道当其手放于矛上之时,“呲呲呲”的声音纵然响起,秦川知道他的手上有着一种钻心的疼痛,而且这一种痛楚竟是链接到他的脑壳上。

“啊”的一声惨叫已然从他的口中出,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秦川再一次疑惑起来,总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似乎就要有什么事情生了,这……“嗯?他说用心去体会?”秦川嘀咕了这一句话的意思,此时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

然他走近这一个矛!双眼紧闭,无论这外温有着多么的强悍,秦川如同一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如同一座雕像一般!并没有任何的动弹,他却是不知道此时身上的衣物已然被烧毁了,仅仅是他的身体一直在扛着。

几次的思索之后,秦川双瞳猛然一睁开,双手透过火山口迸出来的火焰,牢牢地将这一个矛给握住!这一种疼痛真的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真的是非常痛!好在秦川已然将这一切忍受住了,他知道此时的他就要将其取下,已然有了一个细微的挪动。

“坚持!”秦川一直这么告诉自己。

现在的他,双手已然被烧成黑炭!似乎是没有了知觉一样,可他从未放松过!一点一点地挪动着这一个诡异的矛!“给老子破!”秦川大喝一声,用尽全身的力量将整一个矛一拉!瞬间来到了自己的手上。

随即他一口粗气接着一口地喘着,还真没有想过这一个东西竟是如此之难缠,要不是他反应得快了些许,现在的情况真的是不容乐观啊!他看着那双黑炭般的双手,可不知道随意的抖动!“嗯?这……”眼前的情形实在是诡异,秦川都不知道这里突然之间会震动起来,如同地震一般,可是此时的他实在是想不到任何的原因,更是不明白是有什么东西会出如此沉重的炸响声。

“诶诶!小子,是我!你站在我的身体上了。

”岛屿再一次出了声音,而这一个声音竟让秦川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关键字:秦川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责任编辑:
>> 热门搜索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