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健康> 科研 > 清朝官员为了阻止英国人进城自作聪明,却引来英国人嘲笑

清朝官员为了阻止英国人进城自作聪明,却引来英国人嘲笑

时间:2018-11-16来源:将我的情意表达浏览次数:

茅海建先生剖析说:“今天的研究者,已经看到了历史的结局,已经掌握了比当时人们更多的国际知识,也实在不能找出入城一事与国家利益、民族利益、民众利益之间的联系……既然今天的人们尚不能找到反入城的理由,那么,当时尚未看到入城后果的人们,对此自然不可能提出确实可靠的理由。

”按茅海建先生的意思,广州人民反入城,也没啥明确而具体的理由,就是一种笼统的盲目的仇外情绪。

拙著“第一次挨打”剖析说:一是历史问题,长期以来,英夷在广州经商一直是一种装孙子的姿态,现在突然与广州人民平等了,广州人民不习惯;二是国体问题,广州地方当局认为战争及战争结果有伤国体,明面上抗不过,只好暗中怂恿民众抵抗了;三是文化问题,中国是个伦理社会,让广州人民眼中男不尊女不卑、一夫一妻、腥鸡膻羊般的洋人入住广州,广州人民感情上接受不了;四是,三元里神话故事的流传,刺激出广州民众的亢奋劲儿来了。

按马士的解释,则认为中国人民不懂得国际法或国际权利,而且,州人民中的许多人——行商、行商雇员、通事、买办以及依赖衙门而生活的人,得益于原先的广州一口贸易制度,现在,利益丧失了,以规费与津贴等名目捞取油水的机会也没了,所以,对洋人充满了敌意。

周力女士把反入城定性为:它是一次重新关闭国门的努力,是华夷有别之一元世界观的惰性延续,是对国际交往中契约制度的本能抵制。

总之,它是落后的、惰性的、违背契约精神的。

不管怎么说,反正广州人民就是不让外国人入城。

英国人呢,也邪门上了,尽管他们知道,进城对他们来讲,根本无关乎商业利益,因为中外贸易集中在城外的商馆地带。

如果广州人民根本不反对他们入城,他们不见得非要入呢。

比如上海,“因为中国人并未坚持把外国人排斥出城,外国人也就不坚持留居在这观瞻和嗅味都不好的城里,他们经由英国领事获得在城外取得土地建筑房屋的权利”。

总之,广州的华夷双方就是一种情绪的较量,一方不让入,一方偏要入。

傲慢与偏见主导下,双方都把面子问题当作了原则问题。

有人欢乐就有人愁,当中方堕入反入城胜利的喜悦之中时,英方肯定会陷入恼怒中。

他们的外相巴麦尊更是勃然大怒,8月18日他写信给文翰,说:“现在他们似乎正在鼓励和激发广州人民对英国人民的仇恨情绪;但是请他们不要自欺吧——英国政府一向所表示的容忍并不是由于软弱的感觉,而是由于强大力量的闻觉。

英国政府深知,如果情势需要,英国军队可以把整个广州城毁得片瓦不留,使该城人民受到最大的惩罚”。

虽然恼怒,但正常的游戏规则还是要遵循的。

巴麦尊要求文翰向*转呈自己致中国首席军机大臣穆彰阿和大学士耆英的照会。

问题是,跟中国这样的政府打交道,给它递送一个照会也是不容易的,因为中国这方面没人接收啊。

巴麦尊的照会先是由英国驻上海领事阿礼国递送,但苏松太道麟桂拒绝接收。

理由是,只能由两广总督徐广缙接收。

文翰一看不行,只好亲自出面了。

到达上海后,说:上海不接照会,我就上天津。

上海方面一看不妙,就接了。

这一接就接了两份儿。

一份儿是巴麦尊致穆彰阿与耆英的,一份儿是文翰自己致耆英的。

巴麦尊那一份儿吧,比较简单。

只说徐广缙在广州的所作所为有碍中英友好,请中方同意英方简派大员上京面议,解决相关事宜。

文翰那一份儿,除了夹附他在广州给徐广缙的照会抄件,另外声明了诸多意思:第一,按照条约,不只两广总督,闽浙、两江总督都可代投外国文书;第二,上海官员不知条约精神,导致英国照会几个月送不出去,希望中方以后能执行条约邮程,快速传递,免得英国船只又是跑到上海,又是跑到天津的;第三,我的照会与巴麦尊的照会,是两件公文,请中方各回各的,千万不要混到一块儿回复;第四,我已查过了,上海至北京的书信,来往也就几日之久,所以我就在上海等候了。

你们快点,免得我还得派船北上,甚至亲自北上了。

这个时候,读到照会的已不是道光了,1850年2月,他就升天了。

看到照会的,是他的儿子咸丰。

咸丰皇帝看过照会后,下了好几步棋。

第一步:指示两江总督陆建瀛:英夷动不动说来天津,老一套了,吓唬咱呢。

他们的照会,咱原可不理的。

不过,他们不通过两广总督递书,不给他们些颜色看看,以后动不动向在京各衙门呈递,成何事体?你转告英夷,中国人臣无外交,穆彰阿、耆英无法接信,以后不要妄投,赶紧南返,找两广总督去吧。

第二步,指示两广总督徐广缙:你在广东干得很好,英夷这次来上海投书,说不定有啥反间计呢。

我着两江总督劝他们南返。

你要好好干,不要辜负朕的厚望。

第三步,指示直隶总督讷尔经额:英夷吵吵着说要去天津,我已着陆建瀛劝他们回呢。

只是夷性反复无常,说不定真敢去呢。

你布置一下,真去了,劝他们回上海。

并晓谕百姓不必惊扰。

第四步,指示山东巡抚陈庆偕:夷性女人反常,说不定上登州游弋呢。

请布置沿海防务,夷人果真前去,一定要不动声色。

第五步,以穆彰阿名义回复英方照会。

为了表示中国首席军机大臣的威风,更为了显示中国人臣无外交的传统,穆彰阿名义下的这回复是回给两江总督陆建瀛的。

由陆建瀛看过后再向英方传达。

看回复内容,让人哭笑不得,文翰明明说过,两份照会各回各的,千万不能混到一块儿,但是咸丰还是一锅烩了,且烩得很有趣:之一,接到贵大臣的信很惊诧啊,入城之事,上年不是说定,早就中止了吗?这事就不要再说了,免得影响各国贸易。

之二,广州人民不让入城,就说政府懦弱不惩办,这不是知礼的人所能说的话。

既然说两国和好,哪能对着人臣子说人政府坏话呢?之三,今后有什么事,别找我,请找广东钦差大臣。

条约里只规定,中国办理夷务大臣可以替夷人代奏文书,可没规定中国大臣有义务给外夷回信的。

之四,中国的驿站,是为中国传递文件而设,断无为外国传送文书之理。

关键字:清朝历史,英国人,历史,上海,陆建瀛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责任编辑:
>> 热门搜索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