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财经> 产业 > 推广笔记只需10元 电商平台虚假评价“毒瘤”咋清除

推广笔记只需10元 电商平台虚假评价“毒瘤”咋清除

时间:2019-05-03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次数:5638次

“素人”发一篇推行笔记只需10元,粉丝“达人”发一篇则要几百元【诚信树立万里行】电商平台虚假评价“毒瘤”咋肃清买化装品、服饰等物品之前,上小红书阅读一下“种草”笔记看看引荐和评价,已成了当前不少女性的购物习气。

但是,小红书上的“种草”笔记可能并非来自真适用户的“亲测”,而是由专业写手依照商家需求“编造”的。

《工人日报》记者近日采访发现,一些专业的推行团队瞄准了小红书平台上“种草”笔记的“钱途”,经过笔记代写代发、刷量点赞等方式给一些商家或品牌做推行,干扰消费者的正常消费决策,并构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

对此,小红书方面对记者表示,为了维护小红书社区内容的真实性,小红书社区已树立几十人的反作弊团队,构成了独立于业务体系的诚信风控体系。

今年1至3月,小红书反作弊技术团队处置触及黑产账号138万个、作弊账号38万个、作弊笔记121万篇。

代发笔记的卖家有不少小红书成立于2013年,最初只是一个网络社区,用户们在上面分享自己的海外购物阅历,后来慢慢展开成一个社交电商平台。

目前,小红书产品主要有笔记内容和电商两个模块,不过用户最熟习的还是其内容模块,即基于UGC(用户首创内容)的“种草”笔记,涵盖化装护肤、服饰搭配、旅游攻略、美食测评等多个方面。

“种草”是指宣传某种商品的优秀质量以诱人置办的行为,最早盛行于美妆论坛与社区,之后盛行各大社交平台,成了新时期消费主义的一大意味。

在北京望京工作的王颜(化名)通知记者,她最初是在小红书上看美妆教程,后来不盲目买了不少被“种草”的化装品。

尔后,她也会写笔记引荐一些自己觉得比较好的化装品。

经过阅读他人真实的消费体验,有利于更便利地买到物美价廉的东西,这本是好事。

但与此同时,一些专业的推行团队也纷繁瞄准了“种草”笔记的“钱途”,经过笔记代写代发、刷量点赞、提升搜索排名等方式,给一些商家或品牌做推行,干扰消费者的正常消费决策。

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发现,代发小红书笔记的卖家有不少。

其中,“素人”发表一篇推行笔记,直发只需10元,包收录(在小红书平台上搜索能够搜到)则要50元。

截至今天,一卖家已成交1730笔。

其中有一买家评论称:“晚上11点下单,卖家清晨3点就发我了,特别疾速。

写的字数够,内容也很真实,效果比较好。

”还有一买家评价称:“卖家不错,很懂小红书的规则。

”一位软文代发中介对记者表示:“笔记费用主要依据粉丝量定价,1万至2万粉丝的‘达人’,发一篇要几百元,图文并茂的贵一点,千元左右。

”记者检索发现,除了小红书之外,不少电商平台都曾被媒体曝出过其平台上的商家有虚假评价现象,且个别屡禁不止。

电子商务研讨中心主任曹磊对记者表示,作为互联网“黑灰产业链”的一部分,虚假评价、刷单炒信等产业乱象不时存在,随同小红书快速做大,社会上呈现专业的小红书笔记代写机构并不奇特。

就像大的电商平台刷单、微博水军一样,哪里有利益,哪里就能驱动他们。

小红书平台所遭遇的只是整个行业里黑灰产的冰山一角,在行业里只需是大的平台不时都面临这个问题。

中国政法大学学问产权中心特约研讨员赵占领对记者表示,从国内电商消费者的心理而言,没有任何一种引荐或广告比“个人体验心得分享”更具压服力,一些专业推行团队就是看中了这一点中止牟利。

但是,笔记代写实践就是虚假评价,已涉嫌违法。

依据《电子商务法》第十七条规则,电子商务运营者应当全面、真实、精确、及时地披露商品或者效劳信息,保证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

电子商务运营者不得以虚拟买卖、编造用户评价等方式中止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诈骗、误导消费者。

“此外,依照《反不合理竞争法》的规则,运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销售状况、用户评价刷单,不得做出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内容。

刷量、虚假评价等行为也涉嫌不合理竞争。

”赵占领说。

另外,中国消费者协会律师团律师李斌对记者表示,依据《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第三条的规则,笔记能够认定为互联网广告。

拜托发布广告的商家是广告主,发布账号主体是广告运营者及发布者,依据规则都需求对广告的真实性担任。

另外,互联网广告应当具有可辨认性,包括在显著位置标明“广告”两字,使得消费者能够明辨其为广告。

违背后者,行政部门可中止最高10万元的行政处分。

如何肃清虚假评价“毒瘤” ?“虚假评价、刷单这种网络失信行为十分恶劣,会对很多人构成不良影响。

这种短视行为侵犯了宽广消费者的权益,也有损店家战争台的信誉,必需予以遏制。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记者说。

“从净化电商环境,维护消费者权益方面来讲,遏制代写、刷量乱象曾经刻不容缓。

但代写和刷量行为利益错综复杂,无法仰仗任何一方一己之力根除。

需求电商平台、消费者、监管部门的共同努力。

”曹磊说。

曹磊以为,电商平台关于行业“毒瘤”,既要明白态度、严厉打击、刮骨疗伤,关于刷量的商家要坚决予以处分,严重者关店处置,更要多重并举、防患于已然,树立健全反作弊机制;消费者一旦发现卖家有刷量行为应向平台和监管部门告发;监管部门需求严厉执法、加大处分力度。

针对电商平台义务,刘俊海细致指出,平台搭建买卖渠道、制定买卖规则、控制大数据,也在消费活动中收益,应该承担社会义务。

从小红书自身完善平台管理的角度来看,能够对社区规则与用户注册协议中止改进;关于在平台上故弄玄虚或“挂羊头卖狗肉”从事广告行为,均能够将其定为损伤平台商誉和商业方式的违约行为,或以侵权诉讼维权,或以违约之诉中止维权处置。

记者留意到,国度市场监管总局今天发布的《网络买卖监视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第十五条规则,网络买卖运营者不得以虚拟买卖、编造用户评价、删除用户不利评价等方式中止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诈骗、误导消费者。

对此,小红书方面对记者表示,虚假评价、刷量作弊是其坚决打击的违法行为,会坚持用技术 机制持续严厉防备,同时,也会努力和同业一同推进主管部门树立反网络作弊机构,特地打击网络黑产这颗行业“毒瘤”。

(本报北京4月30日电)

关键字:电商平台,小红书,电子商务,广告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责任编辑:
>> 热门搜索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