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汽车> 车展 > 你被刷屏式营销自嗨了么?-“即时反馈”与“刷屏自嗨”式营销

你被刷屏式营销自嗨了么?-“即时反馈”与“刷屏自嗨”式营销

时间:2019-02-12来源:木一居间 浏览次数: 3731次

看到标题,你可能以为是写错了,正确的表述不应该是“你被自嗨式营销刷屏了么”?你看,他们刷屏刷的好嗨哦刷屏式营销自嗨,自嗨式营销刷屏。

代表的是两个不同的立场和角度。

老板眼中,是希望刷屏式的营销能够让全体员工都能自嗨起来,进而影响到每一个员工的亲朋好友;员工眼中,则苦于自己的社交账号被请求用公司的自嗨式营销去刷屏,进而被亲朋好友屏蔽。

公司的老板,所关注的最为中心的就是利润指标。

利润意味着用尽可能少的投入取得尽可能多的产出。

全员刷屏是一种没有任何附加企业本钱的曝光途径:曝光新的产品,曝光公司的促销政策。

假如非说什么本钱的话,那就是在物理的八小时之内,深度应用(压榨)了员工的私人时间,而这,并不会进入到公司的财务报表。

每一个产品的销售达成首先就是要曝光进来被潜在客户了解,全员社交账号的曝光也一定会对销量达成产生促进的作用,那些职业的微信卖家,靠的就是微信朋友圈的曝光所带来的销售转化。

站在公司角度,应用全员社交媒体中止营销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老板的追求永远都是对的公司的员工,并不愿意在自己的社交账号上机械地去发布公司的营销广告,对社交账号上的亲友中止刷屏。

由于一个基层的员工发布公司的营销广告,并不能像私人微信售货者那样得到销售转化的“即时反响”。

纵然全员刷屏促进了销售,公司业绩向上了,整体运营好了,员工的待遇可能会整体的提升,但对员工来说,这个反响的反响弧太长了,这个或许有的反响并不是“即时反响”,并不能构成对员工的刺激。

大道理谁没听过?罗胖在逻辑思想上用为什么人们喜欢玩电子游戏的例子来解释过“即时反响”理论。

当今的人们喜欢追求能够带来“即时反响”的事物,而理想生活中,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不是不报,时分未到(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的慢反响。

生活节拍的加快,资讯的快速迭代更新,让人们变得越来越焦躁,忍耐不了“十年磨一剑”的理想反响节拍,因而,都去追求游戏中的即生即死的能够疾速考证自身行为对错的“即时反响”快感。

追求“即时反响”是人的本性。

由于人是藉由外界的反响来感知自己的存在的。

表面是追求反响,内里是追求存在感。

以人与物交互时的状况举例子,当电子设备卡住时,无论你怎样戳屏幕,无论你怎样晃鼠标,它就是一点反响都没有,是不是也让你短时地狐疑了自己的存在?有那么一点抓狂?人类社会是在不时追求反响时长的缩短中逐步进化的,人正在逐步失去关于慢反响的兴味,其实不时以来都是。

但是从前和往常,每个人终生都在寻觅自己的存在,这点并没有变。

就是没反响,看你疯不疯似乎,由此看来,要想在刷屏式营销这件事上调和老板和员工之间的矛盾变得很简单。

那就是缩短员工发与不发的“即时反响”反响弧,让他能够“即时”地感遭到自己做与不做的区别。

发了,就奖励,没有物质的奖励也要来点言语上的赞同;不发,那就惩罚,没有物质的惩罚,那也至少要有口头的批判。

也就是运用行政管理伎俩逼迫其不得不发,这是从处置员工的外因入手,容易操作也易于达成。

不发朋友圈,你要上天么?但是,这样的伎俩固然会“奏效”,但一个直接的结果就是员工会将社交账号设置为只需老板和同事可见。

如此下去,就深深地堕入了小圈子“自嗨刷屏”的漩涡中了。

回归社交账号营销的本源来看,要想真实发挥全员营销的作用,必需从不愿意转发这一员工层面的内因上做文章,让他能够自愿的去转发,而且是面向自己的全部朋友圈,特别是除了工作圈之外的亲朋好友圈。

2019年初,一夜之间,朋友圈里都被一只“粉色的电吹风”霸了屏。

这种刷屏,是喜闻乐见的,分享也是自发的,“刷屏”变成了“霸屏”。

其实“刷”字自身隐含的一层意义就是没有感情“机械地”去发布。

改“刷屏”为“霸屏”,关键就在于发布的东西能否有温度,能否能够贴近发布者和观看者的那颗柔软的有温度的“心”,也就是所谓的要“走心”。

啥是佩奇?一只粉色的电吹风~走心有两种,一种是理性地走心,一种是理性地走心。

凡是惹起了病毒式传播的现象级“霸屏”作品,都逃不出以上两个套路。

要么是足够具备吸收力的奖励去刺激受众转发(理性地走心),比如由支付宝首创,众多互联网产品效仿的春节集福气红包活动。

这里的“奖励/刺激”并不是单指物质上的,除了瓜分那几亿的红包,这里还有社交上的刺激,约请好友组队,约请好友赠送,这都是人人都不会逃避的社交刺激,置信参与的人都会说:哥图的不是那几分几角的红包,而是亲朋好友齐上阵的乐呵!表面是分红包,实践打的是社交牌要么是有足够的感情深度,触动人群最柔软最脆弱的内心焦虑(理性地走心),比如“粉色电吹风”营销里放在庞大的社会背景下的留守祖辈与进城儿辈孙辈的感情故事,再比如最近两天的《那一年岳云鹏14岁,郭德纲26岁》,在人口大范围背井离乡投身大都市的焦虑心情氛围下的鸡汤文。

没有人能随随意便胜利追求“即时反响”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是应用一种“理论”来管理团队,难免太过生硬、太过冷冰冰。

以“理”服人,相较于以“德”服人,以“道”服人,本就是一种倒退。

理想,总是在螺旋式轨道上轮回。

关键字:市场营销,嗨式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

责任编辑:
>> 热门搜索
评论排行